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半岛都市报》:简单案子不跑“马拉松”最快当天结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4日

  今年9月,莱西市民陈斌(化名)因酒驾被交警以涉嫌危险驾驶罪逮了个正着。7天后,他和其他8名因涉危险驾驶、盗窃、妨害公务的被告人,站在了莱西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的被告人席上,仅用时16分钟,这9起案件便当庭宣判。陈斌的案件在全市法院中并非个例。自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以来,莱西法院认罪认罚案件平均7日内结案,集中审理每批次案件庭审时间不超过20分钟,每起案件用时不超过4分钟。城阳法院适用认罪认罚案件的比例占到90%,这在全国都是领先的数据。青岛是全国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城市之一。试点一年来,通过提高案件审理质效,让简单案件不再跑“马拉松”,让受害人尽早获得赔偿、被告人权益也能得到有效保障,试点工作走在全国前列。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出批示,要求总结推广青岛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经验做法。

  >>案例一 兄弟阋墙,法院调解化纠纷

  2017年5月,莱西法院审理了一起故意伤害罪案件。严宝与严琦(均为化名)是兄弟俩,严琦因哥哥严宝不履行赡养义务,与其发生争执,一时冲动,将哥哥严宝打致9级伤残。当得知哥哥严宝伤势后,严琦后悔不已,表示将积极赔偿。

  在起诉书送达期间,莱西法院工作人员便向被告人严琦发放《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详细告知被告人诉讼权利,解释认罪认罚的程序简化和可以从宽的法律后果,并告诉被告人,在看守所里值班的律师可随时为其提供法律咨询、程序选择、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等法律帮助。严琦当即表示认罪认罚,并同意签署具结书。同时,办案法官告诉被告人,莱西法院建立了“程序倒转”机制,不管在起诉书送达期间还是庭审期间,如若反悔,法院可随时转为普通程序案件进行审理,充分保证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在案件审理期间,法官积极调解,修复两兄弟的感情。最终,经莱西法院判决,被告人严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赔偿被害人各项经济损失55000元。

  截至10月底,莱西法院审理案件一年以下轻刑率达到98.8%,非监禁刑适用率达到64.5%,无一上诉案件,服判息诉率达到100%。

  >>案例二 打伤堂妹赔礼道歉获轻判

  被告人王某从小由其爷爷抚养长大,与爷爷关系非常好,因怀疑爷爷生病期间二叔二婶照顾不周,王某与二叔一家发生争执。期间,王某用拳头将其堂妹王小某面部打伤,经法医鉴定,王小某身体损伤构成轻伤二级。事发后,王某主动向其堂妹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15万元,取得了王小某的谅解。

  被告人王某在律师的见证下,与公诉机关签订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公诉机关针对被告人犯罪情节轻微、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认罪认罚等情节,提出了免予刑事处罚的量刑建议。

  庭审中,即墨法院法官重点审查了认罪认罚具结书的合法性和自愿性,考虑到该案系家庭矛盾、邻里纠纷引发的,犯罪情节轻微且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系初犯,当庭依法判处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王某表示服判,不上诉。

  今年1月到10月份,即墨法院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理案件815件,占全部刑事案件的74.8%,认罪认罚案件服判息诉率99.6%。其中,适用普通、简易程序平均审限仅为21天,适用速裁程序平均审限仅为4天。53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撤案、免予起诉或免罚,刑附民案件调解率达98.2%,即时履行率100%,为被害人挽回损失6330余万元。

  >>案例三 酿惨剧,肇事司机悔罪赔偿

  2016年8月28日,被告人张某驾驶重型罐式半挂车在城阳区某处将驾驶二轮电动自行车正常行驶的李某撞倒后碾轧,李某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经现场勘查及调查,张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某主动报案并在现场等候处理,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交通肇事的犯罪事实。

  2017年3月21日,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检察院以交通肇事罪将被告人张某诉至城阳法院。根据《认罪认罚刑事案件从宽快速办理机制实施细则》规定,城阳法院立案后,利用向被告人送达起诉书副本的时机,指派值班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向其解释了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量刑建议以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相关内容,告知了诉讼权利和义务,重点对认罪认罚的法律后果进行了详细释明。被告人张某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并在值班律师的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根据《实施细则》规定,办理认罪认罚案件,应当保障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听取被害人的意见,并将被告人是否与被害人达成协议、是否赔偿损失、是否取得谅解作为量刑的重要考虑因素。

  承办法官联系被害人家属,听取其赔偿要求。开始被害人家属提出了较大数额的赔偿要求,而被告人表示其无力支付。事故造成被害人死亡,其家属方理应获得赔偿,但是被告人系一般打工者,确实无力支付高额赔偿金。经过二十余天的调解工作,双方均在赔偿问题上做出了让步,并达成赔偿谅解协议。

  2017年5月3日,城阳法院适用一审认罪认罚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本案,法庭综合考量被告人的犯罪情节、认罪悔罪态度、赔偿谅解情况等因素评议后当庭作出判决,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被告人张某当庭服判,并承诺今后一定好好表现,努力补偿被害人家属。被害人家属旁听了庭审,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

  >>实体上从宽,程序上从简

  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重大改革部署,2016年9月,12届全国人大第22次会议作出决定,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北京、青岛等18个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

  所谓认罪认罚从宽,就是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人民检察院量刑建议并签署具结书的案件,法院可以对其依法从宽处理。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对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刑法谦抑理念的贯彻和实践,使法律不仅发挥惩戒作用,更具有一种教育、引导、挽救的意义。”莱西法院刑庭庭长胡克海表示。

  在城阳区人民法院刑庭法官马杰看来,认罪认罚从宽一方面可以缓解案多人少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我国司法人权保障领域进步的表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法官可以将更多精力集中于疑难复杂案件,实现司法资源分配的公平正义。”

  马杰介绍,对刑事案件的被告人适用刑罚不是目的,根本上是希望他们能够改过自新,通过律师、检察官对被告人释法明理,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能够认罪认罚,就可以适用简易程序。

  青岛法院经验做法将全国推广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全市10个基层法院近六成的刑事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涉案被告人4277人,适用比例高于全国试点城市平均数12个百分点。其中,七成的认罪认罚案件7日内审结,最短的当天立案、当日审结;对被告人判处非监禁刑以及免予刑事处罚的适用率超过4成,比试点改革前提升10个百分点,审结案件中上诉率仅为1.1%。与此同时,市中级法院审理的一审重大刑事案件也逐渐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9起一审案件均当庭宣判,被告人均服判不上诉。

  程序上从简、全流程实现快速办案,是青岛法院携手检察、公安、司法行政等部门,全面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的最大“亮点”。其中,对认罪认罚案件,简化审查起诉步骤、送达环节、庭审程序、法律文书、社会调查评估等诉讼程序,推动全面提速。

  市南区法院、即墨区法院分别联合检察院、公安局出台了轻微刑事案件刑拘直诉制度,实现了该类刑事案件当天发诉、当天开庭、当天宣判。即墨区法院在监区内创设“危险驾驶案件专审工作室”,一名法官、一名检察官、一名书记员每周二、四常驻专审工作室,值班律师全程在场,发诉、开庭、宣判、释放、执行“一条龙”,实现了被告人从进所到审查起诉、审判再到执行的无缝衔接。

  青岛两级法院秉承“早认罪,多从宽;晚认罪,少从宽;不认罪,不从宽”的原则,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进行从宽,确保“罪责刑”相适应。城阳区法院实行梯次从宽量刑,区别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审判阶段被告人认罪认罚情况,分别给予10%~30%不等的基准刑从宽幅度;该院还探索“程序倒转”机制,对于检察院没有建议适用的案件,法院经审查认为符合适用条件的,征询控辩双方意见后,主动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该院目前审结的认罪认罚案件占全部刑事案件的九成以上。

  今年5月,市中院会同市检察院、公安局、国家安全局、司法局等部门联合签发实施了《关于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工作的具体办法(试行)》,对试点的各方面作出了一系列明确规定,其中对依法保障人权提出了明确要求。试点中,青岛法院严格落实值班律师制度,确保没有辩护人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旦认罪认罚,能够及时获得值班律师提供的法律帮助。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出批示,要求总结推广青岛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经验做法。

  ——本文载于2017年12月13日《半岛都市报》24版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东海东路99号 电话0532-83099188 邮编:266071